国务院印发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
习近平向全国广大农民和工作在“三农”战线上的同志们致以节日祝贺
李克强开会定了这件大事:132项政务服务即将实现“跨省通办”

极限高空挑战者失手坠亡 直播平台旁观担何责?

发布时间:2019-11-25  来源:央视网  字体大小[ ]

   原标题:极限高空挑战者失手坠亡 直播平台旁观担何责?

  2019年11月22日,极限运动爱好者吴永宁攀爬高楼坠亡案,二审宣判,花椒直播需赔偿吴永宁家人各项损失3万元。

  2017年开始,吴永宁在花椒直播发布大量徒手攀爬高楼的视频,2017年11月8日,吴永宁在攀爬长沙华远国际中心时失手坠亡。之后,吴永宁母亲将花椒直播诉至法院,要求花椒直播承担侵权责任。2019年5月21日,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认定花椒直播应该对吴永宁的坠亡承担相应的网络侵权责任,但吴永宁本人应承担最主要的责任,花椒直播所承担的责任是次要且轻微的,因此判决花椒直播赔偿原告各项损失3万元。随后,花椒直播提出上诉。

  2019年11月14日,该案二审在北京市第四中级法院开庭审理。花椒直播上诉认为,吴永宁的行为属于自甘冒险,平台对此不应承担责任。同时,平台方已经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提供储蓄空间的做法并不属于加害行为。

  2019年11月22日,四中院二审对该案进行宣判,驳回花椒直播的上诉,维持原判。花椒直播须赔偿吴永宁家属3万元。

  坠亡者曾10个月发布百余条挑战视频

  网友自担风险进行直播,平台为何要承担责任呢?我们回顾一下吴咏宁的在直播平台上的挑战历程。

  11月8日,吴咏宁,在一次高空攀爬挑战中意外坠楼,不幸身亡。根据视频记录,吴咏宁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贴着墙面做了两次引体向上,但体力不支,挣扎了大约20秒后坠落。他进行的是无任何保护的徒手攀爬,因为危险性越大,吸引关注就越多。今年以来,他上传这类视频已经获得百万粉丝和相应的收益。他曾经说,如果这一条视频火了,还能挣10万。

  据媒体报道,吴咏宁是2017年2月,第一次上传了高空极限挑战的视频。10个月时间里,他前往重庆、长沙、武汉、宁波、上海多地,攀爬从100米到400多米高度不等的地标性高楼、桥梁,留下300多段挑战视频。在这些视频中,吴永宁都是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下,进行极端危险的动作,包括楼顶边骑平衡车、翻跟头,单手倒立、斜墙面当滑梯,也在两栋楼之间跳远。

  根据多家媒体的报道,随着吴咏宁名气渐增,吸引粉丝超过百万人,而各种视频合作平台与广告业务,也纷至沓来。在他发布视频最多的平台“火山小视频”上,吴咏宁曾有100万粉丝,发布了300个视频,进行了217场直播。

  吴咏宁过世后,美拍、快手、火山等多个短视频平台,都表示不会再鼓励此类内容,或直接限制该类视频传播。如今,吴咏宁在多个平台的账号,都已经搜索不到。

  叫醒那些“装睡”的直播平台

  玩命直播频频上演,利益是最大的驱动力。这一不幸事件发生后,一些直播平台加强了对于危险视频的监管。对于直播平台方,建设运营的是你,分享利益的是你,承担责任,怎么可能少了你呢?只获利,不担责,这是典型的“装睡”。现在,希望司法判例能够唤醒那些沉浸在流量红利里“装睡”的平台,让直播者在安全合法的底线之上与用户互动,而不是在分成、打赏和叫好中迷失自我。同时,让想“装睡”的平台不能“装睡”也很重要,那就是法律法规有更明确界定,让“装睡”的模糊空间越来越小。

中国法律网摘编 亓淦玉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